电商将世界推向新贸易时代 硫酸镁中毒 山寨文化

原题目:电商将世界推向新贸易时期 起源:经济参考报

编者按

中国电商在疫情下的杰出表示,让世界各贸易主体找到了恢复经济动能的新着力点。京东等中国电商的实践,不仅仅表示在供给链、技巧以及物流网络等协同化高效运转施展的宏大价值,更是在用速度赋能一切生产要素,所发生的“乘数效应”将深入地转变世界贸易方法和格式,将世界推向新贸易时期。

疫情下电商的“逆袭”,让世界各贸易主体找到了恢复经济发展的新着力点,并将世界推向新贸易时期。不过,尽管已经不能适应新贸易时期的需求,传统贸易规矩却仍在延续,业界等待京东等中国电商企业的实践能为其他国度供给借鉴。

“618”把全球变成“大集市”

6月14日是京东国际每月的“进口日”,而正在进行的“618”大促几乎把全球都变成了一个“大集市”,其中有3万款海外新品是首次亮相京东“618”。

来自京东的数据显示,6月14日,京东国际全天成交金额同比增加超过170%。当天,日本、英国、新西兰等超过27个国度商品同比增加超过100%,其中来自英国、日本、新西兰、韩国等热点国度的品牌增加表示尤为突出。

从6月14日的销量TOP10单品来看,“颜值经济”十分火热,TOP10产品中有8个席位被美妆类产品盘踞;来自全球的母婴用品、电器也是国人的热点选择,新西兰原装进口的a2白金版幼儿配方奶粉3段、任天堂Switch日版游戏机均位列TOP10单品。

从全品类数据来看,各个品类均有表示不俗的亮点呈现:进口保健抗氧化类商品成交额同比增加300%,潮流活动品类整体同比增加300%,当日售出的进口保健类商品累计可铺满20个足球场,沃尔玛海外旗舰店售出的机油可供3000辆汽车应用两年,当日售出的比那氏蜂胶漱口水可灌满五个尺度游泳池。

中国市场的火爆甚至吸引了一些驻华大使的眼光。6月14日晚间,堪称“中国通”的新西兰驻华大使傅恩莱与智利驻华大使路易斯·施密特走进了京东国际的官方直播间,为各自所在国的特点产品著名品牌直播带货,并吸引了近700万观众观看。

在花费升级的推进下,中国花费者对进口商品的需求越来越多元化和精致化。为顺应这一趋势,去年11月22日,京东将大进口业务进行战略升级,整合京东旗下跨境商品和一般贸易进口商品,正式推出国内首个全面专注于大进口业务的花费平台——京东国际,打造可信任的进口商品一站式花费平台。

差别之前进口商品散布在各个品类的场景,京东国际涵盖了京东平台上的全体进口商品,花费者只要进入京东国际频道,就相当于进入了进口商品大卖场,可随便选购涵盖美妆、生鲜、奢靡品、日用品等几乎全品类的进口商品。

据悉,新品业务一直以来都是京东国际战略布局的主要部分。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有600多个海外品牌在京东国际宣布了超过3000款新品。

为辅助海外品牌更好地进入中国市场,京东国际在站内供给了多频道结合营销工具,并打造了“崛新打算”,搭建起海外品牌和优质商品进入中国市场的“快车道”。

截止到2020年5月,京东国际招商团队引入新品牌上千个,吸引新店铺500余个,其中不乏纽迪希亚、雅培、美赞臣、DHC、雀巢等全球著名品牌。同时,京东国际也吸引了韩国有名百货品牌AK PLAZA、日本大国药妆、德国3C购物网站Computer Universe等大型百货、连锁团体以及线上卖场入驻。

电商成海外品牌入华主要平台

2020年拉动花费需求增加的要害仍在中国,而想要撬动中国市场,必定绕不开电商。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众多国际品牌时下正遭受“停工潮”:在美国,苹果发布暂时关闭除大中华区所有地域的线下零售门店;在瑞士,有名手表品牌劳力士发布关闭境内的三家工厂;在意大利,奢靡品开云团体发布关闭旗下品牌GUCCI的6家工厂和在意大利的所有门店;在法国,爱马仕决议关闭其全体42家工厂,香奈儿也于3月18日发布停产……

疫情下,奢靡品无疑是受到影响最严重的行业之一。随着国内疫情开端趋缓,逐渐回温的中国市场自然被各大奢靡品公司寄予厚望。

然而,对更加依附门店的顶级奢靡品牌而言,快速进行线下门店的扩大显然不现实。另外,与国外奢靡品花费人群构造不同,国内的奢靡品花费者更加年青化,且早已习惯通过网络进行社交和购物。因此,选择拥有高品德花费人群、具备强盛物流运力支持的平台进行合作,无疑是国际奢靡品品牌拓展中国市场的捷径。

3月5日,比利时皇家御用品牌Delvaux在京东开设了全球首家线上旗舰店。作为拥有190年历史的世界奢靡皮具品牌,Delvaux品牌全球首席履行官Marco Probst说,Delvaux对开启线上之旅的第一步极为稳重,“京东的奇特之处在于它既能保证商品的真实可靠性,又能供给如许诺般的高端服务。我们等待,在开辟中国电商市场的同时,巩固这种优质的合作关系。”

随后,一股入驻潮在京东出现。Chanel团体旗下的珠宝工坊Goossens、英国皇室御用皮具品牌Smythson、历史长久的意大利摩托车制作商Benellid、拥有2100家连锁店的韩国企业ONNURI以及来自荷兰的医学养分 品牌纽迪希亚等国际著名品牌陆续登陆京东,开设官方旗舰店。

中国贸促会研讨院国际贸易研讨部主任赵萍说,不断开放和包容的营商环境下,众多海外品牌对于辽阔的中国市场跃跃欲试,而电商则成为海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主要承接平台。电商平台为国外的品牌商供给了一个高效、低风险的渠道,新产品可以通过小范围、高频次的方法进入中国市场试水。同时,电商平台通过大范围引进国外的品牌、品类,也能满足国内花费者个性化、多样化的进口商品花费需求。

对这些入驻京东的国际品牌而言,京东能带来的也不仅仅是面向中国市场的优质线上销售渠道。

京东零售团体CEO徐雷说:“因为此次疫情,京东的商业模式让供给商更加认识到与京东增强合作的主要性,京东在全渠道方面的建设,会比以往的速度更快,同时也得到了供给商的积极参与。”

电商或重塑世界贸易格式

在业界看来,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贸易的影响不言而喻,但细心察看不难发明,疫情下电商的“逆袭”,却为国际贸易带来新的光亮,让世界各贸易主体找到了新的恢复经济发展的着力点。

泰国中华总商会主席林楚钦表现,在这个万物互联空前紧密的时期,疫情限制了人们的出行,切断了互联,但电商平台以其强盛的物流链施展了宏大作用。

“在此次疫情中,我们看到了京东、顺丰等电商和物流企业杰出的供给链、技巧以及物流网络等协同化高效运转施展的宏大价值。”林楚钦说,增进电商特殊是跨境电商的发展,既是传统外贸转型升级的大势所趋,也是积极应对疫情、有效对冲外贸增加下滑压力的必定之举。

浙江大学教授马述忠则以为,疫情后全球贸易电商化会趋于常态化,原因在于,贸易电商化不仅保证了交易进程的虚拟化进行,有效减少了交易双方的线下接触频率,还扩展了交易主体的普惠化范畴,让依附传统贸易模式无法开展运动的中小企业可以借助数字化平台参与国际贸易,为安稳渡过危机供给了可能。

更主要的是,在经济一体化、贸易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电商不仅冲破了国度间的障碍,使国际贸易走向无国界贸易,同时也在引发世界贸易的变更。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王健以为,传统贸易由区域型发展到全球型,重要驱动力来自于运输工具的创新和通信技巧的革命。随着互联网技巧的快速发展,世界贸易在商业存在、企业管理以及贸易方法上都产生了转变,而电商平台最显明的作用,就是让企业和花费者之间距离近了,因为商品信息越来越对称,花费者可以在互联网上看到各个国度的产品,而企业也能通过平台及时懂得用户爱好等信息反馈。“这在传统一般贸易中是很难想象的。”

简略地说,就是电商正在让世界变小,市场变大,它总是能把世界上很多疏散的、非常不平的市场连成一个单一的大市场,并让每个人都能进入这个大市场相互进行交易。

事实上,在电子商务的推进下,国际分工的全球化、虚拟化水平不断进步,促使全球市场在信息技巧的支撑下优化资源配置,实现了帕累托改良,这一新变更引起了国际贸易格式的变更,推进了国际贸易方法的改变,底本在国际贸易中盘踞主导位置的工业制成品被信息产品所替代。

但这并不意味着新型全球贸易系统的前方就是一片坦途。

国际著名咨询机构埃森哲的一项报告以为,尽管已经不能适应新贸易时期的需求,传统贸易规矩却仍在延续。另外,跨境贸易中发生了大批碎片化、定制化的订单,其商业路径与传统的“集装箱订单”存在很大不同。不过,各国政府还没有树立新的监管模式,相干税收征管尺度、技巧尺度等许多规矩仍待断定。

正因为如此,业界人士表现,目前国际社会非常关注中国跨境电商的发展,等待京东们的实践和规矩的孵化能够为其他国度供给借鉴。(记者 傅勇)